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晓庆 > 我觉得我很重要

我觉得我很重要

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11月初,“维稳”成为全国上下政府部门最重要的工作。

在山西省南部的一个乡村里采访,这个市里政府部门的人几乎全部下放,开展维稳工作。所谓维稳,就是分包到户,几个工作人员盯住重点关照对象,他们通常都是上访户之类的老大难——“社会不安定份子”。

文物局的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,他被分在一个村子里,目标是盯住因为拆迁问题的老上访户,四个人一个组,轮流盯住他家门口!出门就要跟梢,更有甚者,还有人将车子直接开到被“保护”对象的门口,出门买菜都用车接送。

“这段时间的工作,比平时累多了,关键是紧张!”每个维稳小组要保证24小时有人在岗,市委还有专门的督查组,时不时地抽查他们的在岗情况,还常常开会宣讲工作要点汇报工作进展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维稳对象“跑”了,你麻烦就大了!处分先不说,赶紧找回来,如果他跑到北京去,你的麻烦就更大了!这一组的人,乌纱帽都得不保。

这高强度高紧张的工作,让平时报纸加清茶的底层公务员情何以堪!

“这么强势的工作布置,让我我觉得我很重要,没有我们的工作,北京的会就不能顺利召开了。”在村里驻扎了一个多月的某局长好会自嘲。

让我吃惊的是,这个局长开始教育下属: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将来回头看,都是一段特别的历史,会觉得可笑。我们应该记录现在的种种,即使不能发表不能宣传,但是值得记录!

除此之外,到处都是高度戒备。这片地区位于太行山脉,八路军的发源地所在。红色圣地。

我们为了找一个古庙,在鸟无人烟的路口找派出所民警问路,问那个村子在哪里。民警没有告诉我们村子在哪里,只是一再询问:那个村有这个庙么,我怎么不知道?我要确认一下……。

接下来,我们找路边的大妈问了方向,放弃了还在电话“确认”的民警哥哥。

一个小时后,我们回程路过派出所。觉得民警哥哥的文物保护意识很强,准备去采访采访他,关于基层工作的情况。

没料到的是,一进门,民警哥哥就问我们的司机:你叫###吧?

我一瞄,他桌上摊开的一张纸片,已然记录着我们司机的姓名、户籍、身份证号。原来,他悄悄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,这会功夫,已经把咱的家底联网查了一遍,也给那个村子去了电话:有没有一伙人去看庙?

了解清楚我们的来意后,民警哥哥一再说:没办法,敏感时期!

末了,还是记下了我们每个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。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