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晓庆 > 父亲的专业

父亲的专业

他,57岁,小学文化,包工头出身,浙江东阳人。

2007年之前,他是个普通的农村老汉,摇扇摆牌,享儿孙绕膝朋乡亲谊;

2007年之后,他的生活大转盘。

他叫吴永正,他的女儿叫吴英。2007年春节,他的女儿锒铛入狱,后来被判死刑。

四年的时间里,他熟读了诉讼法、刑法等法律知识;他把几十厘米高的案件卷宗分门别类;他仔细推敲证据链之间的逻辑关系和法理依据;他辗转法院、公安、看守所、信访办,来往京都无数次;

他手机里存下了国内外数十家媒体记者的电话号码;他把女儿的“冤屈”说给每一个可能帮助他的人听;50多岁的他学会了上网、打字、看微博;

他的电话被监听;他租住在市区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公寓;他一条条地浏览网络评论;他把每个媒体的报道都搜集好,把对女儿有利的内容逐字标注;他把女儿看守所里传出的信扩印成挂历大小,用老花眼镜一遍遍地研读;

他四年内没有见到女儿一眼,每次都在看守所外等候律师探视,然后屏息聆听律师传出的会见信息,偶尔会评价,说女儿让他“又气又恨又可怜”;他讨厌那些“温州版吴英”、“佛山版吴英”的说法;

他坚持说:我的女儿有错,无罪。

他以前说:谁要我女儿的命,我就要他的命。我想过炸法院。

他现在说:我还是相信法律。

前几天,他又给女儿寄了一本《合同法》。 


他,29岁,自学大专,行伍出身,江苏南通人。

2008年5月12日,汶川地震,他的儿子出生,取名“谢震川”,求平安;

四个月后,儿子身体异常反应,被诊断脑瘫、癫痫,改名“谢永康”,求健康;

当他意识到离家百米开外的垃圾焚烧厂,可能是儿子的病痛之源,他开始了漫长的求真相之路。他叫谢勇。

他辞掉了月薪1800元的工作;他开始熟读各类专业书籍和文献;他搜集研究国内外关于二噁英、焚化炉重金属分析这些相关的环保知识;妇产、儿科、神经学、中医等与儿子疾病有关的医学知识已经熟稔于心;神经毒性、亲脂肪这些专业词汇脱口而出;他还一份份地搜集各项呈堂证据、案例,学习法律知识;

他一户户地走访焚烧厂附近的居民,统计患癌、病孩、流早产、牲畜死亡的情况;他搜集焚烧厂环境污染的各项证据;他为了调查真相,应聘“卧底”涉事工厂;

他在小县城第一个申请环保监测报告的政府信息公开;他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二噁英活体检测机构;他在网上四处求助,求法律援助、求专家知识、求达人相助、求知情线人;

当然,他最揪心的,是儿子的病情。三岁多的谢永康,在农村的家中,全身瘫痪、不会说话、弱听、弱视、吃流食、大小便失禁、睡眠无规律、偶尔癫痫发作抽搐翻白眼……

他知道,儿子急需手术治疗,但是,没有钱。

他不停地催法官,催促已经超期审判的案件结果,他说:孩子等不起。

以上,是我这个月接触的两个父亲。

推荐 1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