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晓庆 > “7•23”动车事故百日祭

“7•23”动车事故百日祭

小陈航

一百天,过去了,调查报告还没出。

        写下这个“祭”字,我却发现,不知道能拿什么来祭奠那40条生命,以及那几十个破碎的家庭。

       我还记得,记得在温州殡仪馆采访时,被弥漫的悲痛情绪包裹的感觉;

       我还记得,记得8岁的小陈航在讲述事故发生经过时,仰起那肉乎乎的脸蛋,认真回忆的表情,在那双忽闪忽闪的清澈大眼睛里,我还看不出母亲的骤亡对他的影响;

       我还记得,记得在那一家四口的追悼会上,绍兴人陈峰,在即将盖棺的妻子遗体前,俯下身子,为她整理遗容的动作,温柔溢伤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可是,一百天过去了,他们逝去的亲人,因何而亡,尚不得知。

       调查报告在我们一次次自作多情的约定中难产。“技术原因应已经廓清,如何定责要等待国务院定夺”的解释,让我这样习惯了“谁错了罚谁”逻辑的孩子不明白,难道板子不就是应该打在犯错者的屁股上么?

       事实却告诉我:大义当前,也有打不得的屁股、不好打的屁股。

       不管上层在如何纠结责利分配情权输送,我相信,人都是有良心的,不是么?最起码,在事故刚发生时,40条生命的惨象,涤荡了所有人的心灵,内外共殇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,我见到,很多人,做了很多事: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坐镇事故调查组基地,每日全国安全事故报告由北京抄送至温州处理;调查组包下的温州市雪山宾馆里,不间断的会议,反复研讨相关事宜;专家组某专家的房间中,床上散落着材料和剪报,烟灰缸里是无数烦躁的烟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这些人的努力,想必厘清了这场考试中的解答题。选择题和判断题,留给了上层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这一百天里,作为普通公众,我们能看到什么?王勇平的“奇迹”经历、铁道部内部的互相推责、铁路运行图大调整……

       没错,时间久了,热点新闻层出不穷,关注度下降了。但在这一百天里,还是有媒体,不间断地叩响调查组的大门,找寻知情的人,执着地询问真相。

       直到9月中旬,我们引颈期盼的调查报告发布日期,被解释为“媒体误读”。又联想到2010年8月24日发生的“伊春空难”,调查报告至今未出,我,绝望了。

       梳理下近期的新闻,我发现,铁道部其实有点忙:

       9月21日,“国务院7•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通报调查进展情况”经新华社公布。千字文称“事故调查报告的形成仍需要一段时间”,并承诺,“有关事故的调查进展和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,自觉接受社会监督”。

       9月27日,动车事故信号商卡斯柯,其服务的上海地铁十号线,发生两车追尾事故,造成271人入院检查,其中61人住院治疗。

       10月份,铁道部相继发行了两期各为200亿元的铁路建设债券,另,发改委同意铁道部到2012年4月30日之前分批发行总额为1000亿的铁路建设债券。

       此外,铁道部募集产业投资基金的申请已获批,铁道部将来可设立铁路产业投资基金,以私募方式向工商企业、银行、社保基金、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募集资金投向铁路建设。

       10月底,“7•23事故”调查专家组副组长王梦恕向媒体透露,由于铁道部缺钱,目前国内停工的铁路项目已达在建铁路项目的9成以上,停工铁路里程总数已超过1万公里。

       可是,您再忙,忙于纾困、忙于融钱、忙于疏通,也要记住,这是您绕不开的命案!

       今天是万圣节,西洋的节日。

       相传一千多年前的凯尔特人相信,古人的亡魂会在这一天回到故居地,在活人身上寻找生灵,借此再生,而且这是人在死后能获得再生的唯一希望,而活着的人则惧怕亡魂来夺取生命,于是人们就在这一天熄掉炉火、烛光,让死魂无法寻找到活人,又把自己打扮成妖魔鬼怪想把亡魂吓走。

我想,我党人士都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,应该无惧无畏吧?

能祭奠你们的,唯有真相。

尚飨!

推荐 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