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晓庆 > 硅谷记疫|在硅谷3D打印防护面罩

硅谷记疫|在硅谷3D打印防护面罩

盘点了下家里存货,冷冻室里一堆肉,冷藏室蔬菜要空了,不平衡。

亲人从国内寄来了一些口罩,有两盒N95,我寻思着,自己用太浪费,还是给最需要的人吧。医院。

先问了认识的医院工作人员,她这几天在家隔离也不去医院,建议我捐给就近的医院。她给我转来一个网址,上面是湾区各个需要物资的医院列表,清晰详细地写着各个医院的需求、联系人、捐赠地址。

离家最近的是Stanford health care,可以邮寄也可以自己送去,我查了下距离,车程10分钟,心一横,就自己送去吧,让需要的医护早点用上。听那朋友说,湾区的医护感染率现在是20%。这些值得起立鼓掌的英雄,当然值得我冒这点小风险。虽然在国内的老娘再三勒令我不许出门:“吃的没了,也不许出门!喝水也能活。”(摊手)

口罩、帽子、墨镜,全副武装开上路。在101高速上,惊讶地看到这么多车,车流量丝毫不比平日里少,不是和平时的周末比,比平常的工作日也不逊色,甚至有高速入口限流的红绿灯都开启了。

哪来这么多“essential needs”?(基本需求。加州“居家令”要求,只有essential needs才能出门。)就在昨天,旧金山湾区六县又统一发送了手机警报,宣布“局家令”延长至5月3日,加强了外出限制。理论上,大部分的人都不应该出门。

Stanford health care网站指示了捐赠点所在的位置,在院区最边缘的一栋楼。到了那,也很好找。跟着一路的指示牌,我开到了捐赠点门口。不过,让我意外的,竟然需要下车,说好的医院捐赠点drive through呢?

捐赠点在一个仓库模样的门里,两个只带了口罩的工作人员坐在小桌子前聊天。

仓库门口,有两辆卡车在卸货,我的车开到那进退不得。维持交通的安保人员过来问我干嘛,我说要捐赠,他让我把车停外面,然后自己走到卡车后面的捐赠点。

我是有点害怕的,不想在医院这样高危的地方多暴露。就和(没戴口罩的)安保大哥商量,帮我把两盒口罩拿进去。他很自然就接过了口罩,问我公司名是什么。我说没有公司,个人捐赠。他说哦,转身就走。

(哎,大哥,你不说谢谢也等我说一句呀。)

川普终于在愚人节松口说戴口罩是有用的。加州公共卫生局长也解释了对口罩的看法,他说“现在有证据表明戴口罩会一定程度上阻挡细菌颗粒,但是不能取代社交距离的重要性。”“我们不希望口罩给大家带来虚假的安全感,社交距离是更为重要的”。

其实,对我们普通人来说,不出门,口罩都用不上。真正需要口罩的是前线医护,以及那些基础服务的工作人员,比如警察。刚在朋友圈看到,中餐厅“福牛堂”店员说,辖区的警察进店问,能不能买一个口罩,因为外面实在买不到。

店员送了他一把。听着好心酸,我瞄了眼家里还剩下的一次性口罩,准备再去警察局一趟。

确实,实体店里的口罩货架已经空了好几个月了;亚马逊的医用口罩现在只面向医院工作人员或者政府采购开放,用工作邮箱登记才可以联系购买;偶尔有民用口罩货源上架,即使你能秒到,送货期也在十几天后;我2月3号在专门的医疗物资网上买了两盒普通一次性口罩,3月19日才收到货。

我给对门的法国邻居送口罩时,她很感激,“听说现在只有中国人才能买到口罩”。

确实,除了国内的亲人会邮寄,我们在微信里,也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华人口罩供应,价格有高有低,但总归也能买到。

湾区很多华人组织,在进行物资捐赠活动,利用货源优势,从中国买来口罩、防护服、消毒液……捐到医院。

除了找货源的,还有自己动手的。

这毕竟是硅谷,遍地科技爱好者,所以很多人家里有3D打印机。

3D打印机可以干什么?

打印防护面罩!

少则几百块美金就可以买一台的3D打印机,是硅谷科技宅男的“玩具”之一。之前就有朋友自己设计建模,打印猫猫自动喂食装备,我听着就觉得酷,没想到在疫情中,这些3D打印机也可以发挥作用。

“湾区3D打印防护面罩手工作坊”群已经有一百多个成员了,群里有详细的模型文件资料、制作过程介绍、物料规格和采购指引……,有老师负责技术指导,有人负责将成品统一送到医院,大家在群里还会交流制作中发现的问题,商量对参数和材料的改进。

有的家里是大人小孩齐上阵,还有人临时入手打印机,加入战斗行列。

不止是华人在做这些, NIH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)专门设立了3D打印交流的网页,收集了各种各样的防护用品3D模型,有面罩、口罩、眼罩等,还有临床使用的反馈,方便3D爱好者上传、下载、交流,更新改进。

一台3D打印机的产量有限,大家业余做这个事情,每天的产量差不多都是个位数。但是,民间运动,积沙成塔。

图:Alice Feng的妈妈负责找文件资料,她负责打印,这几天已经做了30多个这样的面罩送到医院了。(Alice Feng本人,同意供图)。

惜我那个做猫咪投食设备的朋友不能参加。

说到他,又是一个心酸的故事:回国过年的他,2月假期结束,中美断航,美国严禁入境前14天在中国的人,于是,他去了德国,准备中转两个礼拜,再回美国。就在中转隔离要结束的前夕,欧美疫情升级,美国宣布和欧洲断航,他滞留德国。好在,公司允许他远程工作,并支付生活成本。可是,德国疫情节节爬升,已经突破8万。

昨天,他告诉我:我回国了。



推荐 6